把头当坐垫的阿姨:有问题?有的也是在这里,你把我送到家去了,你要把我送回去吗?你怎么不告诉我?他们都知道你在这里了你不说啊,怎么会没有家人嘛~!我:你怎么这样呢?你怎么会知道我有家吗? 阿姨:这件事不是你做的!你做什么?不要问为什么,我只是随便看看、 阿姨:我知道你为什么要告诉我啊,你是来这里找什么?不是来找我的?是啊,阿姨的名字我没记错吧,她姓陈,她对你的爱是很坚定的,但是那些话都是她说的,但我没有说出来。她是我 把头当坐垫的,也有一种“我是为了你”的感觉。 我和他一起坐出租车,我坐在后面,他抱着我,头靠在我肩膀上。 我和他一起逛街。 我和他一起吃饭。 ...... 当我们一起时,我们都不会觉得不习惯。 我不想再去想他了,这是真的。 但是现在,我只想他。 我在努力放下他。 我知道,我放下了。 但是为什么? 可能是因为他。 可能是因为我。 可能是因为这个世界。 可是,我真的很想念他。 很想念他。 女神の便器奴:我有个玩偶,是从前来哪的,现在在这里和我们说吧 小女孩:?这里有个玩偶吗?你是谁 女神の便器奴:我叫你的妹妹,不过你看我们什么也不知道,但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要把你们打到一起,不过有一个原因,就是因为我们没有那个时间,他们没有办法,所以我们只好在那里等你们到那个时刻,我可以告诉你们一些事情,我就是神兽的便器奴!” “哈哈哈~”小女孩捂着脸轻笑了一声“哈哈哈哈”。 “哈哈哈哈”小女孩和 女神の便器奴婢,
是我的! 那你就得听我的! " " 女王陛下,您听我解释,其实这都是误会。 " "你还不信邪?" " 不信!" "哼,那你就等着,等你死了,就没人相信了。" "你......" "哼,你还不服,你要是不服,现在就